-Sugar Free-

“我又一次毫不怀疑地 穿过冬季 和赤道 满心欢喜地奔向你的夏天”

[男神x你][张佳乐]这样,不如各退一步

Anita:

如果你赢,就不分手


※张佳乐x你
※ooc什么的我尽力了
※死于语废及废语
※翻炒老梗
※情侣冷战
※闹分手
※主题游乐园
※如果后悔的两人无法降下各自的自尊心
※这趋势就要糟糕
※如果找到他
※算你赢
※不分手






张佳乐的头像仍然是灰色的离线状态。


你关了应用,却对着你二人合照的手机壁纸静静地思考起来。已经整整三天三夜,张佳乐没有给你发一条短信,没有给你打一个电话。


你都有种你们都已经算是分手的错觉。


你竟已经有些记不清,最后一次见面时让你哭喊分手、让他摔门而出的起因是什么。




情侣间何尝不是总因为一些芝麻点大的小事,而这么小吵小闹,又常常一不留神发展到双方决裂的地步。


明明谁也不想把话撂得狠,也明明谁也不想把事做得绝。可到头来又因一时难降自尊心的赌气,而可能造成彼此错过一生的遗憾。





你愿意第一个低头吗。


请问你为什么要向一个能够做到整整三天三夜不理你的人低头。





在冷战的第三天晚上,你还是选择低头了。你明明是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张佳乐的。


可是从不关机的他竟然关机。




直到第四天的上午,你才收到与张佳乐冷战以来,他发给你的第一条短信。


张佳乐发给你的短信简短,只有一行:


『限时今天,来主题游乐园。如果找到我,算你赢,不分手』




冷战了整整三天,到最后还得是''找到他,算你赢''才不分手。


你不知道你对着手机犹豫了多久,可是你担心张佳乐又关机,你不敢犹豫太久。



你以你最快的速度回复他:


『如果我没找到你,是不是算你赢,就…分手?』



你发过去的短信在瞬间就显示''已读'',却又没有他的立刻回音。




你不知道你发过去的那条短信,究竟被张佳乐解读成了你想分手还是你不想分手。


只是当你再次收到张佳乐的回信时,你也看不懂他是怀着什么样的意思。




张佳乐:『游戏开始』


只有这短短四个字,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你在主题游乐园门口入门排队时,便开始特别留意人群中有没有熟悉的身影。


任是谁连一个小辫子都能让你关注很久,直到确认不是张佳乐后,你才移开视线,立刻寻找下一个目标。





张佳乐说的游戏规则是如果你找到他就算你赢,不分手。


虽然对于分手与否,张佳乐看起来是游戏般的态度,但其实他仍是把主动权放在你这里。如果你选择不去找他,那就算作你提出分手。





可是你总是会不禁的想,张佳乐真的会等在主题乐园里等你去找吗。


会不会他一开始就打算与你分手,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你找到,所以他一开始就不在这里。




可你当时就觉得,如果张佳乐一开始就不在主题乐园内。


你也认了。








你原本觉得要在主题游乐场里找到孤身的一个人,可能不会那么难。


因为到处都是成双结伴的游客。


父亲与孩子,母亲与孩子,父母与孩子,情侣,夫妻,朋友,甚至是导游及游客。


结伴的人群中到处都是谈话声,看起来只有你一个人在排队中保持沉默。



冗长的队伍排到临近检票口,就显得有些慢了。人显得拥挤,而导致拥挤最主要的原因是门口的那些迎接游客的主题游乐园的吉祥物。


吉祥熊几乎都长一样,可偏偏孩子们就吃这套。


检票口常有孩子见吉祥熊便扑抱上去的场景,排队入园的队伍虽也因此慢了不少,但是趣味浓浓。





排在你前面的一个揪着母亲衣角的小女孩模样可爱地观察了你一会儿,似是确定了你周围没有其他同伴。


小女孩转头问她的母亲:「妈妈,为什么她一个人…」





「排队的时候,要保持安静。」


母亲趁机教小女孩要保持安静,同时也回避''你为何一个人''的话题。




「但是大家都在说话嘛——」小女孩有些不满母亲的说教。




但她的话只说到了一半。


「……」牵着一只天蓝氢气球的大熊爪伸进队伍中,递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是检票口的吉祥熊之一。


小女孩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吉祥熊吸引了,笑着要揉吉祥熊软绵绵的大熊爪。大熊爪不偏不倚地任由女孩揉了又捏,还与小女孩握手。





而排着队即将进入检票口的你对小女孩的话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你正细细思考自己下一步该去哪找张佳乐。



你觉得张佳乐可能会在旋转茶杯。


这家主题游乐园你虽然是第一次一个人来,却不是第一次来。


你依稀记得上一次与张佳乐一道来这里的时候,你说想尝试云霄飞车时,张佳乐那脸色都煞白。
可是旋转茶杯,当时你都转晕了,张佳乐却还兴致未尽地拖着你想要再转一次。



如果张佳乐不在那里,你会一下子不知去哪找他。


你心中默默地请求上天,请上天能稍微地祝你一下好运吧。





「祝我好运。」你只向神轻念出声,这句轻声就直接被周围的嘈杂人声覆盖。




可能上天听见了你的默念。


「……」一只大熊爪牵着粉红色的氢气球递到了你面前。


正是方才那哄过小女孩的吉祥熊,绵软的熊爪上还留着之前小女孩掐揉过的凹痕。




一直站在检票口的吉祥熊可能是看惯了成群结伴来游乐园的游客,可是你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大概连吉祥熊都想可怜你一下,才把用来哄孩子的气球给你。



这么看起来,你被认为是单身狗,被一只''熊''可怜了。


虽然你确实是在情感破裂的边缘挣扎




正满脑子猜想张佳乐会在哪的你,有点愣地看着面前蓬松的有一个成年人身高的吉祥熊。


这种吉祥熊哄骗哄骗小孩子就够了。


有心事的你一时间真的对面前的吉祥熊萌不起来,便摇头拒绝氢气球:「谢谢,我不用。」




「……」但是吉祥熊却有点萌萌地把氢气球放回另一只爪,转而用右熊爪往兜里掏了一大把糖果递给你。


也许是因为吉祥熊的服装问题,它的动作显得有些笨重。


吉祥熊从兜里掏起一把糖果时,还掉了几颗到地上。




你身后的孩子们爆发出一阵哄叫,有几个挤过你的腰身,要到吉祥熊面前抢糖。





「谢谢。」检完票的你对那只被孩子围住的吉祥熊道了谢。


你伸手拿了一颗水果糖,便踏进了主题游乐园。




你的开场运气好像很好,只从那一大把水果糖中拿了一颗,就拿到了荔枝味的水果糖。



你记得张佳乐喜欢荔枝糖。





你将糖果放进了口袋。


一切都像是好的开始,你将此作为上天祝你好运的开场。


也但愿接下来的一切都能顺利。


你发了一条短消息:『我拿到了你最喜欢的荔枝糖』


可又是片刻便''已读'',却没有回音。




你想要快点找到张佳乐。


你不想输。因为你不想分手。







但是你在旋转茶杯这晃了六圈,仔细地看了派对的人一遍又一遍,找不到张佳乐。


连工作人员都觉得你看起来很奇怪,她以为你找不到哪里排队,还好心地开口提醒你买票在左手边,排队在右手边。




她应该是旋转茶杯这块区域的巡走人员。


你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我只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看见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男子,大概一米八的个子。」


然而在你期盼的眼神之下。


「没印象。」负你期望却无能为力的工作人员有些尴尬。



你不放弃,试着补充可能的细节:「可能戴墨镜或口罩,或…棒球帽。」


可你却又觉得自己说得更模糊了。


工作人员顿了顿,问你:「需要我带您到办公室打个电话吗?」


可是你有手机。


「谢谢,不用…」



工作人员了然地点点头,她自动默认为你想找的人没带手机,所以你才没法联系。


于是她继续问你:「那么要我带您去广播室找人吗?」




让全游乐场的荣耀粉通过你的广播知道张佳乐大神就在园内么。


喔你差点忘了,


张佳乐甚至有可能从一开始就在赌气,


他可能根本不在园内。





你看见无法离开值班区域的那位热心肠的工作人员,她似乎要喊不远处的一只吉祥熊来给你带路去广播室。


「……谢谢,但是不用了。」你朝她鞠躬,带着谢意。


素不相识的人若能这么帮你,大概算是上天也在助你。




离开旋转茶杯后,你才意识到可能张佳乐给你设计的这个游戏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张佳乐是真的想跟你玩一玩。


而且还是以分手为砝码。



你稍微有些丧气,可是你不愿放弃。



拿出手机的时候,屏幕正好照到太阳光反射到你眼睛,你眼睛只觉一阵刺痛地晃了晃。


而这一晃,你这才意识到正午的太阳正在头顶,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中午。


你只匆匆发了一条短信,便急着赶往下一个可能的地点。


你对他说:『我会找到你的』


''已读'',仍未回。








摩天轮是主题游乐园比起过山车以外,最大的设施。可你在下面等了摩天轮转了足足两轮,也没见到张佳乐。


你没有吃午饭,你害怕只一转眼的功夫你就会错过张佳乐。


可盯着人群找人的眼睛已发酸,却也没扫到半个熟悉的身影。


你甚至还担心地回旋转茶杯又找了一次,仍是半个熟悉的人影都没有。连上午见到的热心工作人员,都因换了班而不见了。




张佳乐会不会在鬼屋躲着。


当你一个人进入黑暗的屋子后,你总希望他能在下一个拐角走出来。吓你也好,只要出现在你面前。



你面色苍白地走出鬼屋,却又义无反顾地回到入口。


连鬼屋你都进屋细细找了三遍。你觉得那只站在鬼屋门口给走出鬼屋的孩子们发气球的吉祥熊,熊皮之下的工作人员一定是一脸懵地看你一个姑娘家竟然只身一人进鬼屋三次求虐。


而鬼屋里,躲在同一个画框后的红衣女鬼都跟你打熟了照面,当她第三次见到你的时候,她也懒得吓你,她甚至跟你打招呼。


虽然红衣女鬼的招呼让你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小姑娘挺厉害,没有男朋友陪着你一个人也敢玩三次啊。」


你答得不卑不亢:「我在找他。」


「难道不应该是他来找你吗。」红衣女鬼一语中的。



你没有回话,可心中又默念了一遍你会找到张佳乐的。


虽然你已没什么信心,可就是固执地不想放弃。



当夕阳西斜的时候,摩天轮的一圈圈浪漫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你清楚的记得当时和张佳乐来坐摩天轮的时候,就是在一片星空之下。




只是非常遗憾,今天的主题游乐园并不开放夜场,许多游乐设施已经停止售票。许多游客也都已离开。


没有夜场,意味着你能否找到张佳乐,就只有剩下不到一小时的时间。




你眼看着时间分分秒秒地流失,张佳乐与你约定的时间仅是''今天''。他说今天你若找到他,就不分手。


可张佳乐到现在也没让你找到他,你甚至不知道他究竟在不在游乐园里。



你奔走到腿酸脚痛,也没法留住愈渐深蓝到发紫的天色。连手机的电量也不足20%了。





难道上天一开始给了你个似带好运的开场,就已经明摆地告诉你今天的运气已见底吗。



「张佳乐……」你只是徒劳地对着空气念他的名字而已。




难道你真的就找不到他,你真的就输了吗。


你忽然好想直接求他,可是你没法说出''认输''二字。


你认输意味着认分手,张佳乐从一开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断绝了你''认输''这条退路。




你早上出门连早饭也没吃几口。而且又因害怕转眼错过他,所以也没有吃午饭,加上一整天四处奔波。


也不知道是因你不停用眼的原因,还是内心郁结的真实反照,你觉得你连眼睛也酸痛,可你不能哭,因为真的没时间哭。


不止眼睛,你现在还要忍着腿脚酸痛,继续跟着那些还未归家的游客走。



「如果这是对我的惩罚也该够了吧。」不止是身体疲惫,你的内心也倍受煎熬。


盼着能在下一秒看见张佳乐。


你怀抱着谁也帮不了的期望,却也是你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的期望。



「在哪里啊…」


你不想分手,所以不能认输。




天色几乎每一秒都在变,无法倒流时间的你忽然觉得心脏有些疼得难过。束手无策的你谁也无法求,只能平白面对着空气,请求神能回答你。


「张佳乐你在哪里……」


你语未成话,却已不争气地带着一丝哭腔。





连摩天轮的售票处也关闭了,你远远地看见工作人员抱歉地对一对情侣鞠躬,并且请一只吉祥熊带他们出园。


而你手中一直握着的手机在这个时候振动了一下,终于收到一条来自短信。


这是继游戏开始之后,张佳乐发来的第一条短信。




你本该举起手机的手却忽然停顿了,因为你突然害怕看见屏幕。


你害怕如果张佳乐就这么告诉你『游戏结束』。


你知道如果现在结束,那一切就都真的结束了。




可是当你深吸一口气看手机屏幕时。你看见张佳乐回了你这么一句,使你心脏一悸到几乎骤停的短信:



『我一直在你身边』






这句短信就像是在回复你之前濒临绝望又不甘放弃的自言自语。看起来像是他真的就在你身边。


可是你有点不信。


因为你抬眼左顾右盼,视野所及之处没有看到半个熟悉的人影。只有工作人员,吉祥熊,还有,原本想乘摩天轮却无奈没买到票而依稀走远的一对情侣。


请别告诉你他找了个姑娘来扮演情侣,


更别告诉你其实他扮成了个姑娘。



而下一秒突然拍在你肩膀的手,使怔愣的你内心一下子难以抑制的心跳如鼓。这心跳的频率比你第一次忘开手机照明,还摸着黑进鬼屋时的心跳要更快。


你不带犹豫地转身面对拍你肩之人,却在看清拍你肩之人的面容时,你生生地勒住了欲要扑抱上去的脚步。


拍你肩膀的人不是张佳乐。




面上微红的陌生青年身后站着两个与他同龄的朋友,陌生青年似乎是受朋友鼓舞,鼓足了勇气才拍了你的肩。


「这位小姐,请问你……」陌生青年鼓足了勇气,


可你见他深吸一口气后就没说话,他好像把他自己憋死了似的。




「嗯?」你只发出这一个音节。


吸足气也未发声的陌生青年脸色爆红。


接着你听他问出一句很无厘头的话:「你知道二号出口怎么走吗。」


「……」




通过他身后朋友发出一阵轻声哄笑,你便知道这位腼腆的陌生青年本来想搭讪的话,绝不是问你二号口怎么走。


「对不起,不清楚。」你转身要走。




陌生青年虽然腼腆,但不愿放弃,「等一下、」


他走到你面前有点失礼地挡住了你的去路,「我…看见你一个人在这里逛了很久,你应该没有男朋友吧。」



他问得好直接。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你便答得也直接。




陌生青年微微一愣,复又开口:


「那你男朋友把你这么晾在这,你们是该要分了吧。」



分?


陌生青年问话时仍带羞赧,只是说话却直言直语。他像是问得纯真,他的话并无恶意,甚至带着关切。


可是这句毫无恶意的话在现在听起来让你是这么的不舒服。


「我和他还没有分手。」你说得有点轻。


谁料陌生青年紧跟着问了一句:「那么总归快分了吧?」


这一回他话语是带着急切。



分?



「…」


他说的耿直,却是大实话。


能这么狠心把女朋友晾在游乐园这么久,任谁都看得出来你们会分手。




来搭讪的陌生青年似乎根本看不出你面色不佳,还在兀自自语般对你说:


「所以、如果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那你能不能联系我?」



「…」请问这位青年是不是自如地对你说了三次''分手''。


你见这位青年还掏出名片要递给你。


接下名片与是否联系是两码事,可你不愿意给这位腼腆的青年留有一丝期盼。


因为你此刻极度难安的内心不容许因此而默认你会与张佳乐''分手''的半点可能。


「我只能告诉你,」你听见你自己这么回答这位青年,



「我还没有和他分手。」


你企图用坚决的话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可你的话音却因为缺乏信心而打颤。





但是你才话音刚落,还没见到陌生青年露出彻底懵的表情。


另一个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是你整整期盼了四天三夜的声音,就在这一秒不紧不慢地突然在你耳边响起。




「这位朋友,二号口就在你身后三百米左转之后,沿着一排路灯直走就到。」



那个声音回应你面前的陌生青年最初的问题,显然张佳乐如他自己所说。


张佳乐真的从一开始就站在你身边了。




而发出声音的人竟是闯入你与青年之间的家伙。这是一只牵着一大簇五颜六色的氢气球,浑身毛茸茸却如一个成人身高的吉祥熊。



你和那位陌生青年都僵硬地看着突然蹿入你二人之间的一只吉祥熊,你一时间惊到失语竟说不出半个字来。


只有那位青年还愣愣地回应吉祥熊的指路「喔谢谢」。




「你可以出发前往二号口了。还有,」然后得来吉祥熊继续说了一句,


「我就是她男朋友,」


张佳乐的声音很清朗,却偏偏带着扬不起的低沉语调,刚听起来还有些提不起劲,


「我和她还没有分手。」但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带着不容置否的坚决。



张佳乐的每一个字都直击你的耳膜,你原本僵硬的面色因为一时激动到泛红。



因为你敢发一万次的誓,面前这个看不见面目的吉祥熊正是你怀着期盼而找了这么久的张佳乐。




牵着数不清气球线的蓬松大熊爪直接有力地勾搭在了你的肩上。


熊爪毛茸茸的让你觉得脸颊发痒,却不容你挪动半步,像是宣誓主权般搭在你肩上一动不动,力道还愈加愈重。


你看不见吉祥熊头套下张佳乐的脸。



「小伙子,来一个气球吗。」一只大熊爪勾搭着你的吉祥熊,用另一只熊爪把一个黑气球牵到青年面前。


你看见吉祥熊抖了抖手中牵着的黑气球,继续对一脸懵的青年说,


「还是在你走之前,我们两人一熊再合个影?」


张佳乐对陌生青年的言下之意大有''你怎么还不走''。


可此刻吉祥熊话中说的''两人一熊''听起来怎么都不知道谁才是熊。




你看见面前的陌生青年面色一阵尴尬得发红又发白。


他模糊地冲你们道了句歉,便转身拉起两位等候他的朋友们,头也不回地往张佳乐指点的二号口方向离开。


你看见打算把黑气球给那位青年的大熊爪松了松,黑色气球飞向天空。


同时松开的,还有另只勾搭在你肩上的那只大熊爪。


「那么,这位姑娘。」牵着五彩缤纷氢气球的吉祥熊看向仍然说不出话的你,


你几乎可以想象吉祥熊脸之下的张佳乐一定是满是笑意,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气球?」





还管什么球。





「……张佳乐。」


你轻声念他的名字,找了他整整一天,当他终于出现在你面前时,你觉得眼眶酸涩。



吉祥熊却故作认真地在找''张佳乐色''的气球:


「我找找啊。哎姑娘,没有那种颜色吧。」




你打断他的动作。


踮起脚伸手抓住吉祥熊的熊耳,用力地抓起吉祥熊的头套。


吉祥熊就这么不偏不倚地任由你''斩首''。




秋天即使风凉,也并不适合一整天都闷在吉祥熊的厚重服饰之下。


当你摘下面前吉祥熊的头套后,张佳乐露出了大概是热得微红而又满脸细汗的脸。


可在对上你湿润的双眼时,他的眼神又流露尴尬和慌张,



但张佳乐却故作镇定:


「倒是把头套给我戴回来啊你,我这样毛茸茸的衣服再配上我的脸,不觉得很诡异吗。」


你在之前的三天三夜里,无时无刻不希望他能先向你低头。


也是那个你在人群中寻找着、盼望了今天一整天的人,


果然就是面前的吉祥熊。





你手中的吉祥熊头套无声落地,你应该是无法给他戴回头套了。因为你直接伸出双臂扑抱住了张佳乐。


你重重地扑抱在张佳乐身上,双臂绕过他的脖子,紧紧地扣抱在他那毛茸茸的熊衣背上。



你像是要用尽你苦寻他整整一天后残留的最后气力,不留余地地紧抱住面前这只吉祥熊。


害怕他遁地逃走。



而为了接抱住你的张佳乐在抱住你的瞬间,一不留神放飞了熊爪牵着的大簇气球。


五颜六色的气球直升天际,在夜色之下为暗紫色的天空添上了缤纷的色彩。




上天给了你一个好运的开场,又在磨光你的信心与希望之前,给你安排这样一场完美的落幕。





为什么当张佳乐已经出现在了你面前,你才想哭。


「你在这里…」你忍着的泪水,可心腑在这一刻极度激动到失氧得抽痛。


你把脸埋进张佳乐布偶衣的肩头,对着他颤声重复,「你终于出现了。」





随着耳边传来微弱的一声叹息,一双熊爪已扶抱住你的腰,把你一下子举抱得更高,你不得不与他近距离对视。




你被这只吉祥熊抱到离地,低头看着张佳乐的脸时,你一直噙忍着的眼泪不小心落下一滴,滴打在了他的脸颊。


与他的汗珠融合在一起,并滑落至他的嘴角。




「你还真的是爱哭鬼啊。」张佳乐看着你笑,「那之前怎么那么能忍?」


如果你之前就抱膝痛哭的话,说不定他早就忍不住现身出来了。




「因为之前太想找到你。」你一边擦了擦自己的眼眶,


「我根本来不及哭 」


一边伸出另只手的手背擦抹了下张佳乐脸上的汗。





张佳乐噗嗤一笑,他就这么半仰着脸看着你,


对你慢慢地说:「你太弱了,我明明在你入园前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你记起在检票口十分可怜你这只单身狗的那只吉祥熊。


「那只熊?」


「还有本来能带你去广播室的那只熊。」张佳乐补充。


他一直在你身边。



那么那只鬼屋门口给你检票三次的熊呢。


你还没开口问,就被一直抱着你的张佳乐放回了地上。


触地才觉满心的喜悦又荡然回到现实的你,忽然伸手抓住了张佳乐的大熊爪,



「…张佳乐。」



「怎么了吗。」张佳乐任你抓住他毛茸茸的熊爪。





你想问他游戏结果。


「我算是,赢了吗。」你看着他时,你没有丝毫掩饰你紧张不安的语气。





「你说呢。」


可你听见张佳乐这么说,「你觉得你算是找到我了吗。」


你没有找到他,是他出现在你面前的。




你只顿一秒,便紧追不舍:


「那么,出现在我面前的你,是你认输了吗。」




然后你的这句话让张佳乐沉默了一瞬,让你觉得仿佛四天三夜的冷战时争输争赢,不肯退让的事又被你这么无意提了出来。



但是不管谁先低头,谁认不认输,还是谁胜谁负都不重要。


你被他的突然沉默折磨到崩溃。


「我不想分手。」你说出心声,语音藏着哀求的颤抖。


如果你输就要分手。



你听见张佳乐说:「我认输。」


当张佳乐再开口时,他眼底流转的光芒几乎让你怔神,


「这又没什么,反正我输也不是稀罕事了,我要是难得赢一次还可能会觉得不适应呢。」



张佳乐坦坦然然地认输,却带着确认了你情感的轻松愉悦的语气,又是一阵微凉的秋风吹过之时。



张佳乐忽然给了你一个真真切切的熊抱,你额头抵靠在他的下巴,而浑身几乎埋没于吉祥熊绒毛之间。






「所以,算你赢了。」他听起来显得有些别扭的声音也淹没在你的发间,


















「你好像还没吃午饭。要荔枝糖么,我口袋里还有好多。」




















































评论

热度(1166)